迷迷滴A君

红蛋红蛋,all翔党!!最爱AS♥OS♥~横穿华夏的大地,西北行,赛高!!!!

题目我也不知道取什么

竹马,山组


竹马:竹马不管怎么说都是竹马

山组:相遇在现在相伴到以后


杰尼斯高校初等部里一年N度的谁是最贴心竹马大赛开始了,报名参加的竹马们有很多一下,就让大赛记者来拜访一下其中的两对吧,听说这两对竹马是本次最有获胜希望的

竹马组

“小和,快点,比赛就要开始了,你不要再玩游戏了”

“我才不去什么竹马大赛呢,学校里里每天能玩游戏的就那么几小时”

听到和也这么说的雅纪泪流满面蹲在和也面前咬起了手绢,时不时地用手指戳戳和也得脑门

“笨蛋,再打扰我就揍你哦”虽然这么说的,但是和也已经抄起枕头就抽向了那个卖萌又做鬼脸的人

“和也说话不算数”雅纪顶着大包跑到了角落里面开始种蘑菇

“呵呵”和也轻笑两声继续玩着自己的游戏

二宫和也,人设:十句话九句跑火车,百分百骗到竹马

记者一号遗憾的看着完全不打算挪位的二宫君,和角落里蘑菇长满的相叶君,叹了口气,宣布竹马大赛的第一对参赛成员扑街

记者一号打算离开的时候,手贱地去拔了相叶君头上的蘑菇

“轰~”

校报记者一号手贱遭炮轰,所以有时候是不能手贱的

记者一号因为工伤不得不暂时下线

二宫和也,人设:我竹马只有我能欺负谁欺负谁去死


因为记者一号作死,记者二号不得不上线收拾残局,去拜访被大家看好的山组

去向山组所在的房间,一路上都是静悄悄的。记者二号发誓绝不向笨蛋一号学习,很谨慎地走到了那扇半开的门那里,敲了两下门,得到了里面的回应

“樱井君,比赛快要开始了”记者二号推开门,看到樱井君悠闲地坐在椅子上翻看着书,皱眉说到,加重了点语气

翔君这时才抬起头,将食指放在了唇上。见记者二号没有再说话,起身,将书轻放在椅子上,走出了隔间,带上了门。即使如此,说话的声音还是很轻

“抱歉记者先生,能否和比赛组通报一声,比赛我们恐怕不能参加了”

“智君最近画画做粘土熬了几个夜,现在睡着了”

“大赛我们就不参加了”

说完就回了隔间,关上了门,徒留记者二号先生在寂静的走廊上随风飘荡,隔了许久,记者二号才低声宣布竹马大赛第二对参赛选手扑街

“唔”智君模模糊糊地爬了起来,看着坐在椅子上的翔君,“翔君?”

“继续睡吧,智君”


虽然大赛之中最有可能胜利的两组脱机,但是比赛还是要进行下去的,最后组名为「朵兄朵弟」的组合赢得了竹马大赛的胜利,因为深情告白环节中一句霸气的“在16岁嫁给我”

然后就是大赛之后的篝火晚会,就是在夜晚由获胜竹马点燃篝火,然后大家一起唱唱跳跳

因为和也没有去参加什么无聊的竹马大赛,雅纪在角落里种了一下午的蘑菇,甚至没有去吃晚饭

当和也打着饱嗝推开房间的门时,一房间的蘑菇像洪水一样冲了出来,淹没了一个走廊

和也看着依旧在闹别扭的雅纪,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笨蛋,不就是一次比赛嘛”

“赢了比赛的竹马就可以参加篝火晚会了,还能领舞。”雅纪无赖状在蘑菇之中打滚,不过有点不太顺利

“好吧,下次,下次一定参加”和也得口气也软了下来,“等下带你去看比篝火晚会更好的”

和也在雅纪问起是什么的时候保持着高深莫测的笑容,不管自家竹马怎么嚎叫都不理

今天根据和也在外面的各种线人传来的情报,在今天会有一次流星雨,不过会是在将近凌晨的时候,这可是给自家竹马的一次惊喜!和也看着时间跨过了12点,从上铺爬了下来,推了推打着呼噜的雅纪,把人从睡梦中拉起来,在雅纪小声而迷糊的抱怨中把人拉出了隔间

一路上雅纪睡眼朦胧,疑惑怎么巡查的老师都不见了,很想问一下走在前面的和也,但是一想到绝对会被自家竹马说是笨蛋的,就没有问出口

穿过重重铁门,最终到了空地。那个时候,雅纪还是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和也重重地拍了自家雅纪的脑门,把他拉到了一个合适的位置

时间掐的很准,天边滑落了了第一颗流星,雅纪惊喜地拉着自己竹马的手又拍着肩膀,手舞足蹈的样子

“快点许愿啊,笨蛋”和也也牵住了雅纪的手

“啊,忘记了”雅纪这才反应过来,对着又又一颗的流星开始许愿,“我要和小和一直在一起”

“笨蛋,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啊”和也的脸在夜色之中微微的发红,不过没有被身边的大笨蛋看到

“诶,什么,那我再许一次愿”雅纪盯着满天的流星雨,很认真的在心底许了一个愿望

就这样,两个人在空旷的场地里,牵着手看完了这一场流星雨

在回到他们房间的路上,雅纪小声问这和也许了什么愿望,和也依旧保持着神秘,不告诉雅纪

“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和也推着雅纪向前走,一点都不松口

“告诉我有没关系拉,我不会说出去的!”

“我才不要告诉你呢!”快到房间的时候,和也率先进去了,“小点声,我们现在在外面可是不符合规矩的”

对于很好转移话题的雅纪,雅纪已经开始疑问为什么能够在宵禁之后走到外面的空地里去

当然,最后雅纪还是没得到答案,因为和也用晚餐里的胡萝卜面包堵住了雅纪的嘴,自己去睡觉了

吃完面包的雅纪又开始了碎碎念,直到上铺的和也丢了一本书下去


翔君在自己的地方都能听到从竹马大赛那里传来的声音,很微弱的胜利的音乐,是有一对竹马胜出了。翔君大概猜着获胜的人是哪一对竹马,想到了一个比赛报名之后跑来“取经”的害羞的浓眉少年,衷心希望是他获得了胜利

智君睡醒之后出门去找了以前的室友,听说是他的以前一起长大的伙伴

说实话,这样子让樱井翔有点羡慕。本来报名着竹马大赛存着一点‘如果能和智君成为一对竹马,挺不错的’的心思,但是最终没能参加大赛

樱井翔很清楚智君心底有一个,有唯一一个他想做一辈子竹马的人,而自己只是那个后来才进入智君世界的人。这样子一想,樱井翔觉得自己像是一个暗恋者,有点可怜的那一种,喜欢着智君。正大光明的跟踪狂,而什么都说不出口

樱井翔坐在窗边,腿上摊着一本书,什么都看不进去。从这里的窗子向外看去只有一片荒芜,在远一点就是没有边际的树林,特别是天色暗下来之后,黑夜延伸了这一片树林,樱井翔挺害怕这种漫无边际的黑色

门拉开发出沉闷的声音,叫醒了在神游中的翔君。时间不知不觉过去了很久,已经到了晚饭的时候,智君已经吃过了,许久都没见翔君去食堂,便打包了一份上来,里面有翔君很喜欢吃的可乐饼

食物的芳香能够让人忘记烦恼,这是某吃货所言

全身心投入食物中的翔君喜欢把自己的嘴巴都塞得满满的,只是经常会被智君教育这样子吃对消化不好

“智君”翔君咽下了最后一口食物,可怜巴巴地望着智君手中的小零食,那是智君千方百计从外面“偷渡”进来的小鱼干

被那种闪闪的带着期盼的眼神萌翻了的智君递了一包小鱼干过去

智君很喜欢和翔君在一起的感觉,被浓浓的安定感所包围的那种感觉,只不过智君从来没提起过。因为大野智觉得,自己永远都不是那个擅长第一个开口的人

此时天空划过了一道流星,被翔君捕捉到了褪色的尾巴,翔君手中的小鱼干“啪”地掉在了地上

“智君,快看快看,流星诶!!”

“诶,”智君朝窗口看去,今晚天空比起平常黯淡了许多,但是甩着尾巴的流星划过天空,留下了瞬间更为美丽的灿烂。只是智君注意到的是看到流星之后翔君亮晶晶的带着激动的眼眸,让智君有点沉迷进去

“发什么呆啊,这种时候要许愿”翔君转头就看到了智君侧着脑袋有点神游的样子,拍了拍智君肩膀

回过神来的智君才把视线看向了流星,心绪繁杂

愿望,心中最期盼的,对着流星说着自己的奢望,到这种时候一点都想不起来。每天都钓鱼,那不太可能;有吃不完的咖喱,那会不会太幼稚……想要,一直待在翔君的身边……

“真想知道智君的愿望,但是说出来就不灵了啊”翔君有点小遗憾

流星雨持续的时间有点长,翔君看了一会就睡过去了,人靠在窗边的椅子上。智君听到了浅浅的呼吸声,轻轻推醒了翔君,把人赶到了床上,翔君本身就是迷迷糊糊的,到了床上之后很快的蜷在一团睡着了

智君坐在了那把椅子上,看着窗外,有时候会回头看床上的人

‘今天我对着流星许了一个愿望,我想和翔君一直在一起。感情不能说是爱情吧,应该是兄弟、家人或者亲人这一类的名词。我很喜欢跟翔君在一起的感觉……’

智君就这样在窗边做了许久

天空逐渐明亮起来了


评论(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