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滴A君

红蛋红蛋,all翔党!!最爱AS♥OS♥~横穿华夏的大地,西北行,赛高!!!!

『BE』花开花败

源赖朝×源义经

小生承认这是过度YY的文!!

cp感被小生写的也不是很强,慎入

时间轴啥的,查出来的一大段一大段让人眼花的资料,真的很头痛

因为看了『义经』来的灵感,很多设定来自于『义经』

加入了灵异,一切都是为了小生的YY

小生真不会写战争啥的,所以无视无视!!

兄弟文,热爱兄弟一百年

鬼武丸在十二岁的时候已经能够跟在父亲义朝身边杀敌,被父亲教育着杀人的道理,但说到底还是十二岁的年龄,每晚入睡时总会被鲜血怨魂惊醒。

入夜不久,再一次被惊醒的鬼武丸起身去看了庭院的夜景,看着满天繁星一阵晕眩像是入了魔障,透过了星辰看到了来去匆匆的白衣女,诵经的和尚,不知看了多久,寒气侵体,心倒是静了下来,便想回身进屋。之时,一声婴孩的哭啼传入耳,鬼武丸回首,天际亮起一抹光芒,驱散了寒气。

到了早上,鬼武丸知道了消息,清晨,那个被母亲妒恨念着的常盘诞下了父亲的第九子被取名为牛若丸。

鬼武丸好奇刚出生的孩子是什么样的,但只要一动去看看刚出生的幼子的念头,就会想起母亲说的嫡庶,也就歇下了心思。过了秋分,天气愈渐寒冷,当见到那个孩子的时候,裹得厚实被人抱在怀中,那孩子把头转向了刚踏进门里的鬼武丸,白嫩的脸上露出大大的笑容,让鬼武丸一下子喜欢上了。

“父亲大人,当初我出生的时候母亲求来的佛珠给牛若带上吧。”

“哈哈,鬼武丸喜欢牛若,待牛若长大之后,跟着你杀敌,如何?”

“嗯,待牛若长大!”

相聚的时间过于短暂,源义朝必须带着家臣离开扑入战场,无意外的带上了鬼武丸。

鬼武丸得知了消息,觉得有点可惜,不能再多抱抱牛若,想着离开之前要留下什么给牛若,只是左思右想的也没有定下什么来。

“鬼武丸少爷在苦恼什么呐”

“马上就要离家,这一次离开不知什么时候会回来。”

“少爷要留给喜欢的人”

“喜欢,的确是喜欢。”

“赠与待霄草如何,夜露深重,破晓前绽放出的艳美宛若为黎明而至,满载着情义的花朵。”鬼武丸的乳母错以为少爷已经有了心爱之人,含蓄的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待霄草……”念着这个花朵的名,鬼武丸想起几近破绽那时出生的牛若丸,那声哭啼。

下定主意要寻待霄草的鬼武丸在花丛里翻找了半天,终于看到了一株含苞待放的待霄草,披一夜露水,等到了花朵绽放的那一瞬间。

那天早上,鬼武丸去见了牛若丸的母亲,常盘,细看了看被自己母亲常常咒骂的女人,在心底感叹着的确如传闻中般美丽,便去看了牛若丸,而此时的牛若丸正在睡觉。鬼武丸不舍得吵醒入睡的婴孩,便轻轻将花朵放置在了枕旁。

不由自主的,鬼武丸伸出了手,碰上了入睡婴孩的脸。

“等你长大了,是否就跟在我身边,做我最信任之人。”

终究,牛若丸没有像在鬼武丸的愿望之下,照看着长大。

平治之乱,源氏战败,向东逃去的源赖朝在美浓被抓,在清盛公的网开一面之下,年十四的源赖朝流放伊豆。

常盘因美貌被平清盛看中,收为妾室,牛若丸因年幼得其怜惜养在常盘膝下,留在京城。

还是孩童的牛若拿着学着父亲大人做的竹蜻蜓来到了常盘处,打算像母亲炫耀一下,穿过小路看到了草丛中盛开的花朵,觉得好看极了,便摘下来一株用手巾包好带去了常盘处。

“妈妈,你看这是我学着父亲大人做的竹蜻蜓!”

“很好看,牛若”常盘轻拍了拍牛若的脑袋夸奖着,也看到了牛若还拿着别的,“牛若,这是什么?”

“不知道,路上摘了的花。”听到常盘问起,牛若递上了花朵,“妈妈知道这叫什么名字吗?”

常盘看了看被手巾包着的花朵,想了想说到:“这是待霄草。”

“待霄草,这名字好听。”牛若听了花的名字,便喜欢上了,对着花摆弄了两下。

常盘看着自己孩子喜欢的样子,想起来有那么一个早晨,叫鬼武丸的少年匆匆跑了过来,手上拿着待霄草,放在了刚出生没几个月的牛若的枕边,说着无忌的话。回想起以前生活的常盘浅笑着对着牛若说到:“若是牛若还能见到鬼武丸,就摘株待霄草送给他。”

“鬼武丸?那是谁?”牛若奇怪的问到。

这时常盘才发现自己失言了,拉过了一脸疑惑的牛若丸,严肃的说到:“牛若,今天当我没提到过鬼武丸这个名字,别在父亲面前提起这个名字,你父亲会讨厌你的。”

牛若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

虽说听从了母亲的话,没有提及鬼武丸这个名字,但是牛若没有办法不在意,每每看着开在庭院的待霄草,总会想起母亲怀念的样子,想起鬼武丸这个名字。

牛若没能在母亲膝下养大,常盘改嫁于藤原氏一条长成,牛若被送到了鞍马寺。也是在那里,牛若解开了一直以来的心中的疑问。自己是叛军源氏的子嗣,自己的亲生父亲源义朝被平家所斩杀,而那时从母亲口中听到的鬼武丸,是自己的异母兄长,源赖朝。

在山上的日子里,牛若丸反复念想着是否抛弃了自己的母亲,做着永远都无法飞起的竹蜻蜓。一日夜里,感到寂寞无法入睡的牛若,偷偷跑出了寺庙,穿梭在密林之中,跑累的时候在一处空地停了下来,透过树林仰望着黑夜中微弱亮着的星星,看着就入了迷。

待到白昼露出一角,牛若丸方才回神,惊讶的发现周围在一夜之间开出了一丛丛的花。看着花的模样,记起了这是母亲曾说起过的待霄草。

“待霄草,待霄草,兄长那边是否也会有这花?”

开在深夜之花朵,听牛若思念,家人无法相见,寄人篱下处,这般寂寞能否说与母亲说与兄长。

等牛若回到寺院,天已发白。

远在伊豆的赖朝醒来之时发觉昨夜这一觉睡得特别安稳,一夜无梦,也没有被惊醒。自从到了伊豆,这样的安宁已经很久没有过了。

起身,想去再听听伊豆海边的浪潮声,以往只能从浪潮中听到哀愁愤怒还有怨恨,而现在,心境已经不同,大概能听出别的什么了吧。

走出房门之时,源赖朝惊讶的发现,院子里一夜之间开满了浅色的花朵,但是在暖意的阳光之下,却是显得有些悲凉寂寞。

这花让源赖朝非常的熟悉。

“……待霄草?!”

本来没有刻意种过任何植物,只任野草丛生的院子,竟开出了娇艳美丽的花朵。源赖朝上前,折下一株,不知是否是幻听,似乎是孩童稚嫩的声音,念着寂寞和冷清。

“牛若丸吗……”

看着待霄草,想起来那个在晨间出生的孩子。似乎流放之后就再也不愿去回忆什么源氏,可是现在,一下子想到了很多,最终留在脑海中的只有婴孩满足的睡颜。

“已经长大了吗,牛若丸”

「待你长大,跟我杀敌如何,

待你长大,做我最信任之人如何」

赖朝见到了牛若,不,现在应该叫九郎义经,曾经的那个孩子已经长成了立派的大人了,多年的辗转,但丝毫不见颓废之样。大概是处事未深的缘故,义经身上还带着天真甚至还有那般幼稚的梦想。

梦想的国度,那是不可能的,连平清盛都无力去完成的梦想,被身后愈渐庞大黑暗的家族拖累。

「那么你呢,义经,」

“九郎义经,果真还是一个孩子。”赖朝一下一下的用扇拍打着手心,说着叹息的话。

“赖朝大人你在自言自语什么呢?”政子在赖朝侧下方坐下,见赖朝皱眉低声喃喃着。

“你觉得,九郎义经是怎么样的一个人。”

“大概是过分温柔吧。”政子想起了义经尴尬地塞过来的花束还有笨笨的安慰,差一点,就会让人陷进去的温柔,“真是一个很危险的人。”

赖朝后来不时的会想到,自己与义经相见时候,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怎么样的,见着义经拼命掩饰着的激动,但是眼泪依旧涌出,突然感觉到了内心的悸动,这就是连接着的兄弟的情感吧

兄弟两人聊了起来,杯酒之间,时间过的飞快,直到夕阳也燃尽余晖

——总有一天会与身在伊豆素未谋面的哥哥相见

——这个信念一直支撑着我
——哥哥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

——我觉得这是兄弟也得情意,这份情意,才是我今后的依靠

何等稚嫩的想法啊,但是很开心,许久没有这般痛快愉悦了

义经诵着经回想着自己是何时与自己的兄弟反目的,回想着回想着心中便一阵悲哀。是当初在京城接下法皇的任命那一刻开始,还是拒绝了讨伐源行家那时……

是自己走错了路吗?

是自己走错了路吧

所以,无法憎恨,只有溢出来的后悔

义经又想起更早更早的时候,清盛公指着屏风,用笔在上面画了一只小船,说起他的梦想,还想起了自己还没有讨伐义仲之前来自于义仲的警告。当时的自己是怎么样的?天真的, 认为清盛公的那个梦想肯定能够实现的,认为没有战争,一切都会结束。

然而自己还是稚嫩了点

连静看的都比自己明白,武门人生于战死于战。

一片火光之中,义经不再念着经文,拿起放在一旁的佛珠,佛珠看着样子已经用了很久了,上面的刻字都已经快要磨平。常盘从来都没有提过佛珠是哪里来的,一直都带着义经的身上,从小。长大以后,那个时候在鞍马寺,牛若丸就知道这串佛珠是鬼武丸的,上面刻着鬼武丸这个名字。

「待你长大,跟我杀敌如何

待你长大,做我最信任之人如何」

义经一直记着这句话,他记得其中的期盼,他一直都记着。

听着外面传来的怒吼声,恍惚间,义经好像又看到了月夜的五条大桥,想到了那时漫天飞舞的樱花。

「黄泉路上,可愿再随在我身后」

轻轻一笑,如负释重

“新的国度吗……”

尖锐的刀刃触及皮肤,冷的刺骨

「想再一次看到花开,想再一次……」

赖朝梦中惊醒,出了一身冷汗,还没回过神来,闻到了一股花香

由政子传递进来的告禀

从奥州传来了消息,九郎大人,在在平泉自尽了

没过没过几天,九郎的遗物被带到了赖朝面前,赖朝拿走了之中的那串佛珠,上面刻着的‘鬼武丸’三个字还依稀可见

正坐在佛堂里面,赖朝手中紧握着那串佛珠

“九郎,你……恨我吧”

懊悔大概是有的吧,眼泪无法止住而流了下来

佛珠上缠绕着的花的香气渐渐的散去,一室静谧

之后,这串佛珠就被赖朝一直带在了身上

一日,赖朝清醒过来,发现天还只是微亮,既然已经醒了再躺下也无意义,赖朝穿衣之后便走出了房门。一时兴起去爬了附近的山,想着还能赶上日出时分

清晨的林间有着树木的清香,渐渐的,被一股浓郁的花香代替

赖朝回头,一路走来的贫瘠的山路慢慢抽出茎叶,开出了浅色的花朵,一转眼之间,赖朝周身都被花海包围

待霄草花开

此时晨间露出了一点光亮

Fin

今天终于看完了义经,所以,文也完了

义经真的很好看,大河剧看到结局的也就义经了,Takki从头到尾都是美颜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