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滴A君

红蛋红蛋,all翔党!!最爱AS♥OS♥~横穿华夏的大地,西北行,赛高!!!!

【2Y/ooc】无题

注意事项:中间有各种ooc,因为人物性格有点抓不到,两个人都崩坏了
未来设定:二宫先生的想象力
虽然是小短片,但是还是不能剧透!
题外话:之前写了Yuki&Sho,不过人物也ooc了。文笔太烂了吧,写不出来!

我废话真的有点多!╭(╯ε╰)╮12月写的第一篇文竟然是BE

2Y
未来
樱井翔在退学之后第一次回学校看看,躲过老门卫,溜进了校门,顺着记忆走到了教学楼第一幢的最左侧,翻窗进了在一楼的校医室。校医室的老师,经常因为没有事而翘班,这可是帮了樱井翔一个大忙。
因为之前樱井翔的大肆破坏教室,原本的2年A班只能搬到一楼的空置教室,刚刚好就在医务室的斜对面。现在从樱井翔的角度,能看到教室后排的几个人,而他的目标刚好是几个人中的一个——二宫和也。坐在第二排最后一个,总是弓着背,借着前面的人挡着,手指不停地按着键玩着游戏,或者有时空出一只手翻着书,假装听课。
樱井翔经常偷偷过来,一盯就是一个上午,又趁着午休时的混乱,带着伪装离开学校。
从后墙翻出学校,不怎么想要回家的樱井翔跑到了学校后面矮山坡一边隐蔽的小屋里,掏出七星的烟一根接着一根抽了起来。过了一会儿小屋的门摇了两下被推开了,穿着白色衬衫短袖的少年逆着光现在门口。打开了的门驱散了小屋里的乌烟瘴气。
“翔 ちゃん ,少抽一点烟。不要抽的这么凶”少年走进了小屋,皱着眉头拿走了樱井翔刚要点上的烟,坐在了樱井翔的旁边,樱井翔乖乖的把头靠上了少年的大腿。
“翔ちゃん,真的不打算上学了吗?”少年温柔的揉着樱井翔的头发问到。
“Nino……呜”樱井翔皱了皱眉头没有回答,一时间小屋里有点静谧,但是很温馨的感觉。

自从樱井翔退学,二宫和也又开始了一个人,就像之前一样。只是不经意间问到“放学后去哪边玩”的时候发觉身边已经没有人了。
「撒鼻息」有时候二宫和也会这样想到,在没有和樱井翔交好之前也是一个人,但那个时候也没有现在这种感觉。
「撒鼻息,撒鼻息」这样子说着,但是并没有一直是一个人,樱井翔就算退学了,总是习惯性的跑到学校后面的秘密基地去,抽着不知道哪边买的烟。那个时候二宫和也就会过去到秘密基地,坐在他身边,这样子完全不会寂寞了,因为还是在一起的,咫尺的距离,叠在一起的手,和以前一模一样。
“果咩,翔ちゃん,今天有事情要做,不能呆太长时间。”一直都逃掉下午的课钻在秘密基地的二宫和也,终于被老师抓到了小尾巴,“今天翔ちゃん就先回家吧,我被胖女人抓到了。”
樱井翔仿佛在赌气,没有理会,二宫和也叹了口气往外走,一边想着该买点什么吃的让他消气。
「要请吃货吃饭吗,我的荷包」
樱井翔看着木门关上,慢慢的爬起来。
当然,最后二宫和也还是没有请成功,樱井翔很久没有出现了。

「 奴を杀す、绝対にな!」

过去
二宫跨在公路车上一只脚踩着踏板,一只脚踩在地上,看着操场上因为踢赢比赛而欢呼的樱井翔,嘴角带着连他自己都不知道有多温暖的笑容。当满身是汗和地上沾到泥土的樱井翔站在二宫面前的时候,二宫和也推搡一把樱井翔表示嫌弃。
“去冲一个澡再来,脏死了。”丢过去准备好的毛巾和水。
“谢谢啦,小和!”樱井翔笑着露出了大门牙,像是得了好处带着嘚瑟的仓鼠。
「笑什么笑,你就算把头发卷成狮子样,还是一只仓鼠!」二宫和也内心吐槽到,对着樱井翔的背影虚空抽打了一番。
樱井翔是校足球社的,放学之后少不了小比赛、练习什么的。报了一个存在感几乎为零的美术社,也是一个标准的回家社社员,但二宫和也总是等着樱井翔社团活动结束了,两人一起回家。
问到学校里的人,二宫和也和樱井翔是什么关系,知道这两人名字的都会说‘开裆裤兄弟啊,好哥们啊’诸如此类的形容词,其实他们是恋人,一对聪明的恋人。他们会学着电影『MM恋人』的场景,躲在物理实验室里面偷偷的亲吻;高调的交换着巧克力宣称是义理巧克力;突然之间来个脸颊吻辩解到你看那个叫阿拉希的组合不就是这样吗。学校里有不少腐女YY过这一对,但是没有几个人当真过,聊点两人的八卦只不过都是嘴上说说的,就当学习生活中的调剂品。

两个人顶着LOVE HOTEl前台猥琐男不怀好意的眼神进了房间,洗过澡之后穿着浴衣仰躺在床上数着天花板上用来增加情趣的星星。二宫嘲笑着樱井翔染的金黄色的狮子毛,看起来更像炸了毛的仓鼠,樱井翔气愤的糟蹋着二宫的有点过长的头发顺便也来几句促狭,说着剪了个公主头小和像个漂亮的妹子。
二宫和也一把拉过樱井翔故意压低了声调嘶哑的声音叫了一声“翔子”把人压在了床上。
“你说谁是公主——”拖长的尾音带着一股色气。樱井翔撇过头去,微微的有点脸红,可惜了房间的灯太过粉红,看的不太真切,“今天就让公主把仓鼠王子吃掉吧!”
“我才不是……”被吞掉的后半句话淹没在甜蜜的热吻中,樱井翔不自觉的随着二宫而摇动,放松的身体软了下来无力的瘫在床上。
“笨蛋翔ちゃん”
沉溺在暧昧的粉色灯光中,二宫舔舐着樱井翔白嫩的肌肤,流下透明湿滑的痕迹,空出一只手在他的肚脐打转着。
“呐,翔ちゃん,去打个脐环吧。”
二宫和也妄想着用牙齿挑弄着银色的脐环,轻微的拉扯产生的疼痛感让樱井翔微微颤抖着身体,带着他进入了高潮。
“嗯……”微弱的鼻音应了下来二宫无理的要求。
没几天,樱井翔神神秘秘的把二宫拉到了秘密基地,撩起了学生制服,肚脐上打了一个钉,周围的皮肤还泛着红色。二宫和也半跪在地上,舌尖轻碰着脐钉周围,那里的温度要高一点,总觉得太过于烫人。

洁白的花朵插在透明的杯子里,叶片随着风轻摇着,少年拿起了杯子,离开了。
第一次感到这么寒冷,孤独感刺痛心扉,这一次真的什么都没有了。
二宫和也颓废的的窝在学校后山的小木屋里,抽着烟,不知何时染上了这种东西,再也戒不掉了。可以逃避掉痛苦,可以不再直面已经没有了樱井翔的世界。
——本来行凶过程就很含糊,对方又是未成年,而且辩护律师是出了名的无赖律师,这案子可能会轻判。年轻的律师遗憾的说着,后面的冗长大段二宫和也都听不进去了,只有绝望和复仇的塞满了他的大脑。
『怎么能让害我失去你的人逃过』
『既然法律不能保护你,我来保护你。』

现在
『少年A君过失杀人,被判无罪』

少年疯狂的骑着自行车,冲进了沙滩,一个不稳,自行车翻倒在地,重重的摔在了泥泞之中。
「 奴を杀す、绝対にな!」
少年绝望的捶打着泥沙,嚎叫着,眼泪打转着,滑落。

“开什么玩笑,我的翔ちゃん,已经找不到了!!!”

Fin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