迷迷滴A君

红蛋红蛋,all翔党!!最爱AS♥OS♥~横穿华夏的大地,西北行,赛高!!!!

乐屋小段子一号AS

金枪鱼汉堡肉事件?!

所谓“便便”是某期娇兰的段子吧,很帅气的松润手上却拎着“便便”【已经黑掉的香蕉】

大家都知道的,作为一个吃货团,团内每个人都喜欢吃。众所周知,这个团最大的吃货是一个仓鼠样的人,外表上嘛,曾经是嫩牛五方脸,吃了之后变成圆的……吧。

对于这样的一个吃货团,食物就是逆鳞。

某天录阿拉西西呀嘎列,作为主持人的ARASHI这会儿在乐屋里吃东西。樱井翔掏着松本润的包,很嫌弃地拿起松本润包包里的“便便”。

“松润,你还在吃这个啊~”吃了那么多年还在吃。

“你嫌弃的话下次就不要再来我这里蹭饭。”松本润从樱井翔手中夺回了自己的包,把被弄乱的东西整了回去。

“好嘛,我不说了。”害怕以后都没有好吃的东西,樱井翔缩回了自己的板凳。

在阿拉西西呀嘎列录完一场之后,樱井翔打算享用今天的特制点心——金枪鱼汉堡肉【别问我这是什么,我也不知道,看到之后,觉得该食物萌萌哒】

高高兴兴地冲进乐屋从包包里掏出饭盒,一边激动地大喊“一哒哒ki麻斯”,一边打开了饭盒。

但是饭盒空了,樱井翔对着只剩下汤汁的饭盒傻了眼:不见了,美味的金枪鱼汉堡肉不见了!!

“谁动了我的金枪鱼汉堡肉!!!!!!!!!!!”

声音大到让整幢楼抖了三抖。

五堂会审?!

主审+失主:樱井翔——我的金枪鱼汉堡包不见了。

辩者1号一郎大野智:

“翔酱,我没有偷吃哦。金枪鱼的话,还是我钓来的!”说着还把自己的饭盒打开,“翔酱可以吃我的金枪鱼刺身哦!”

“恩,暂时相信你了。”利达的话应该不会做出偷吃这种事情的吧,樱井翔想到,而且金枪鱼汉堡肉里面的金枪鱼肉也是利达钓上来然后跑到自己家里来邀功的。

辩者2号五郎松本润:

“翔,金枪鱼汉堡肉还是我做的呢,而且,今天我们一直在一起不是吗!”松本润对着标签【虐恋】的二哥挤眉弄眼暗示着什么,“所以我才不会偷吃。”

“也是哦,松润在做的时候就吃了很多了。”而且比起之前,最近明显发福的末子应该不会偷吃。一个团要追求平衡,一个N层下巴,一个一块腹肌就够了。

辩者3号四郎二宫和也:

尼糯米什么都没有说,只是默默地放下了玩着的手机游戏。仰面躺在沙发上,头靠在智君的膝盖上,摸摸自己的一块腹肌。又是哀怨的看着樱井翔,又是45度仰望天花板一副‘还真是狠心呢,怀疑那年夏天坐在后桌的太郎君’的样子。

樱井翔别过头去,咽下了即将要说出口的质问。

也是,尼糯米不会这么做的吧?!

辩者4号三郎相叶雅纪:

本来应该在乐屋内大喊大叫谁是【凶手】的相叶雅纪此时不见踪影。很可疑啊,明明刚才还是兴冲冲地最快从录影的地方消失到往乐屋的相叶雅纪此时竟然不在乐屋里面。

“啊,爱拔在刚刚录节目的时候就一直‘很饿很饿’在说啊。”这是突然间黑了的利达。

“自从小翔说带了金枪鱼汉堡肉之后,就开始喊着要吃呢!”这是经常卖竹马的尼糯米。

“就是爱拔吃了吧!”这是火上浇油的末子。

“小翔,小翔快点开门!”

门外的喊声瞬间打破了乐屋内的迷之沉默,说话的人正是被怀疑偷吃了金枪鱼汉堡肉的相叶雅纪。

樱井翔打开门刚想要质问爱拔是不是偷吃了金枪鱼汉堡肉,就闻到了一阵香味。爱拔手上拿着热好的金枪鱼汉堡肉,看起来就超级有食欲。

“小翔,最近你胃不舒服,还是不要吃冷的东西了。”爱拔用筷子拣起一块喂给小翔,“小翔,你带的饭盒竟然不能加热,害得我还要去食堂借饭盒。”

打算喂下一口的相叶雅纪对上了一双【热泪盈眶】的眼睛

“阿里嘎多,masaki。”樱井翔叼走了筷子上的肉给了相叶雅纪一个大大的熊抱。

“小心,要翻了”

【我也要小翔的熊抱T-T。 。 。BY嫁祸失败欲哭无泪咬手绢的大哥、四子、五子】

评论

热度(9)